《圓明園》舞臺劇新聞背景資料

  本月初開始排練的《圓明園》故事主題:對準環境。話劇因為將槍口對準了電影《無極》劇組污染圓明園事件而備受關注。
  據介紹,由國家環保總局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出品的話劇《圓明園》,將用戲劇的手段將百年來圓明園滄桑巨變的幕后故事一一解讀。導演張廣天將在戲中與大家探討一系列問題:圓明園到底是誰毀的?圓明園為什么叫圓明園?有人說圓明園是人類想像力的最高成就,這種想像力今天還存在嗎?為什么圓明園只剩下了四根柱子,大火可以把一座石頭宮殿燒沒嗎?解放時,我們自己曾在圓明園種水稻,20世紀90年代更有大批畫家進駐圓明園,而不久前,電影《無極》劇組還在圓明園的拍攝中把樹都染成了黃色,使這些百年老樹在劫難逃。圓明園塑料防滲事件、演員私租圓明園孤島事件等等,究竟怎么對待?對圓明園的破壞是否還在繼續,今天我們對圓明園干了些什么?所有這些事件背后究竟隱藏著哪些與當代人息息相關的話題?公平、民主、資源、環境和發展到底與這次演出有無關聯?張廣天稱創作《圓明園》的目的是為了揭秘——圓明園到底是誰毀的?而此次張廣天的槍口就將對準他們。 
  張廣天也因此與環境文化促進會達成合作,在新劇中召集100名環保志愿者,為這部環保題材的話劇擴大社會影響力。   
  二、關于張廣天
  戲劇導演張廣天透露,由他執導的新劇《圓明園》目前正在緊張排練,這個戲不只是我行我素發表自己的觀點,同時還站在環保的角度上替政府說話。
  張廣天的尖銳和犀利是他的常態。他的戲劇一直都存在著很大的爭議,很多觀眾認為他用偏激的觀點來蠱惑觀眾,而在張廣天看來,他的話劇都是用來關照現實和針砭社會的,比如從最早的《切?格瓦拉》指出了社會貧富差距的問題,而《圓明園》又將用來解決環境資源的問題。
  張廣天的話劇一出出在變,不變的是他貫有的批判態度。他感嘆:從前我們是以政治為中心,后來又以經濟為中心,但從來就沒有以人自己為中心。而藝術和人生,卻是要在自己的基礎上談論的。
  在此之前,張廣天的戲劇一向堅持激進的立場,戲劇語言尖銳,甚至有些偏激。對此,張廣天稱,這部戲中仍有許多反傳統戲劇的因素,包括大量的行為藝術,但不再單槍匹馬反映個人的觀點,而是與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合作,一起探討環境問題,追問“圓明園到底是誰毀的”。
  張廣天導演的新戲《圓明園》將于8月14日在東方先鋒劇場上演。
  三、關于100名環保志愿者
  近日,話劇導演張廣天在博客上張貼英雄榜,邀請環保志愿者加盟他即將于7月14日首演的新劇《圓明園》,“到時候東方先鋒劇場里將出現100名演員和志愿者、300名觀眾互動的場面。”張廣天說。
  《圓明園》的演出中,舞臺只是它表現形式的一部分,而與小劇場演出同時同地進行的,是一個事件,一個希望,100人甚至更多人參與的鮮活事件。最多容納300人的小劇場里將塞進100多名環保志愿者參與演出,他們將在小劇場內以游行、宣講、行為藝術、辯論等各種形式來吸引大家對環保的關注,以期通過“參與演出、激發事件、討論聽證、表達立場”來完成一次巨大的公眾行為。
  究竟這100名演員將如何安排在僅能容納300人的小劇場?這到底是演出需要還是一種炒作?目前還不得而知。
  “我們的環保志愿演員已經招了300多個了。過兩天他們就會來排練。”昨天,正在排練的即將于7月14日上演的環保題材話劇《圓明園》的導演張廣天
  說這些環保志愿者將分撥參加20多場的演出,
  為他們專門設計的服裝也在制作之中。當記者問到100多名演員如何在僅能容納300名觀眾的小劇場里表演時,張廣天露出一副“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的表情,他說,這些志愿演員將在第二幕和第四幕中出場,散布在觀眾席的通道和最后一排中,而之前他們則會藏在梯狀觀眾席下的空間里。他說,屆時會要求這些志愿演員一動不動地藏好,不能在出場前就弄出聲響被觀眾發現。
  至于這些群眾演員會在小劇場舞臺上如何表現時,張廣天說,他計劃給他們一人配備一個大挎包,當主要演員說“下雨了”,所有站在觀眾席上的群眾演員要一起從包里掏出一個噴霧器向觀眾席噴水,當主要演員說“春天來了”時,群眾演員們則要從包中掏出一把塑料花“嘩嘩”地搖動,然后齊聲誦念“春天來了”。“我就是要造成一種氣勢。”張廣天笑著說。
  四、張廣天談話劇:對話劇很失望
  7月12日開始,張廣天將在東方先鋒劇場推出他的新劇《圓明園》。張廣天介紹,這部名為《圓明園》的舞臺劇將保持他從《切?格瓦拉》、《紅星美女》以來一貫激烈辯論式的風格。著名戲劇“先瘋”張廣天請記者們探班《圓明園》。如果說不久前孟京輝的先鋒戲劇《鏡花水月》讓人完全看不懂,那么張廣天的《圓明園》將會讓人發瘋。張廣天毫不掩飾地告訴記者:“當今的戲劇界竟然集合了一群沒文化的導演演員,而在當今的中國,則根本沒有真正的話劇觀眾。”
  緣起--曾在歐洲被人譏笑
  張廣天這樣做的原因與他去年的歐洲之行有著很大的關系。作為中國戲劇界的新銳人物,張廣天不僅帶著他的作品參加了維也納藝術節,而且還應邀到斯德哥爾摩大學等著名學府為歐洲大學生們講座。不過,這風光之行卻帶給了張廣天無盡的尷尬,“在斯德哥爾摩大學講座時,學生們上來就問我,你是玩兒臺上的還是玩兒臺下的,我當時就傻了,我根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我在歐洲看到,他們的劇場藝術完全不是我們這樣板著面孔在臺上搞什么藝術,他們的很多戲劇作品都已經延伸到舞臺之下,和觀眾打成一片,讓觀眾參與進來了。面對著這些學生,我還要給他們講中國當代戲劇,說實話我都覺得汗顏,我都不知道該講些什么。比如我的《圣人孔子》,國內很多戲劇人認為它太超前,太先鋒了,可是在維也納,一些很尖銳的戲劇愛好者跟我說:你這東西有什么了不起,不過還是個玩兒臺上的戲而已。”
  分析--戲劇界很多人不讀書
  從歐洲回來的張廣天比先前更加“憤怒”,這不僅反映在他的新作《圓明園》當中,也反映在他對北京戲劇界的態度上,過去他的談論話題總是努力向別人介紹他的作品,而現在,他毫不留情地對戲劇界大加批判。
  學問,是張廣天現在評判戲劇人最主要的依據。“我們戲劇圈的很多導演、演員根本就沒念過什么書,還談什么搞藝術。”
  結論--當代中國話劇落伍了
  張廣天對話劇的失望幾乎是噴薄而出。“我們搞戲劇的,還都習慣性地在舞臺上正襟危坐,然后告訴觀眾我們是在搞藝術。臺底下的任何一個觀眾,學歷都比你玩兒戲劇的高,你現在還搞這么落后的東西,誰信你這是藝術啊。就算是搞現實主義戲劇,也不能像我們現在這樣。目前我們的導演呢,還停留在教演員走臺步上。”
   “現在我們中國的話劇,只要能賣出票的,必須符合三種形式,一種是切中時弊的社會批評劇,一種是有點情色成分的情感話劇,還有一種像戲逍堂這樣以小品形式表演的話劇。除此以外,中國觀眾根本不會去看。所以我說戲逍堂的存在還是有其自身的道理,它符合了目前觀眾觀賞的三種形式之一。”
  五、關于看點
  形式--現場模擬聽證會
  “我的話劇就是一場大型聽證會,”張廣天語出驚人,“東方先鋒劇場只能容納300名觀眾,而我的演員人數卻是100人。”張廣天介紹說,十幾個專業演員只會在短時間內在舞臺上演出,其余的時間里,他們將和觀眾融為一體,“在演出過程中,會有一張大膜從天而降,將舞臺包裹住,而演員們會突然出現在觀眾席里進行辯論,聽到我們的辯論,觀眾可以起來發言,也可以當場批駁我們,那些能控制住情緒的觀眾可以參與到我們的辯論中來,而那些情緒過于激動,會影響我們演出繼續進行的觀眾,我們只能派出專人安慰他。”
  內容--反映社會現實
  在張廣天新作《圓明園》的排練現場,記者被安排坐在排練廳的正中央,他說,你們所坐的地方就是首演時的觀眾席。而演員們正“埋伏”在你們四周,他們一個接一個,冷不丁地跳出來,然后慷慨激昂地念臺詞。
  雖然服裝道具一切還都沒有準備齊全,但是張廣天的尖銳和巔峰還是可以從臺詞中窺見一斑。張廣天說他的《圓明園》是部社會批判劇,“《圓明園》追述了它在100多年里是怎樣被毀掉的,”張廣天說,“原因不僅有外強的焚燒,也有我們自己的對它的破壞,我的《圓明園》從清朝、民國一直跨越到今天,圓明園遭火燒、湖心島私租給相聲演員等事件都在其中。”
  演員:爬上舞臺
  舞臺上除了9位主演之外,其他90余位演員將會從劇場的各個門和過道里擠進來,“他們也許會爬到舞臺上,演出舞臺將頓時變成一個集會的場地,這改變以往的觀演關系,引發一場群眾大辯論。”而這些配合演出的大量演員將從社會上招募,主要由志愿者和學生來構成這支“雜牌軍”。
  音樂:使用重金屬
  張廣天是做音樂出身,在他的每部話劇中,音樂都占了很大的比例,在昨天的排練現場,張廣天腳下也放了一把吉他,隨時用來創作。目前,他透露,《圓明園》之中會用大量的重金屬音樂來烘托場面氣氛,類似何勇早期的那首《垃圾場》的風格。而這次創作的音樂部分采用了古典的曲調,和很白話的歌詞相結合。
  張廣天:上臺演講、評報
  張廣天還準備在演出過程中擔任重要的角色:演講和現場評報。張廣天的《圓明園》里集中了不少的新聞事件,這一切都離不開新聞媒體,因此張廣天決定在演出開始時,他先來段兒現場評報,把當日北京幾大報紙上刊登的重大新聞從頭到尾評論一番,不過他的評報工作不是在舞臺上進行的,而是將在觀眾席里完成。所以屆時幸運的觀眾將有可能坐在這位戲劇“先瘋”的身邊。在演出過程中,張廣天還將多次起身,現場發表“演講”。能寫交響樂,能寫劇本,能導演的張廣天這次要“真人露相”了。
  票房:拒絕票務公司包銷
  打算大玩兒一把的張廣天似乎并不為票房著急:“我們第一輪二十場演好了,自然會有人請我們再演。但是我希望《圓明園》的票房要靠觀眾一張票一張票地買出來,為此他拒絕了票務公司為他包銷演出票的好意,“我的戲就是讓大街上走的那些北京市民自己掏腰包進來看,我這個戲演出20場,就算天天滿場,也就6000名觀眾,但是這些觀眾如果都是自己掏錢進來看的,那才能說明我牛。你們看別的什么大型演出,動不動就說自己票房多么多么好,其實都是把票包銷給一些單位,等演出時候劇場就沒那么多人來看了,這算得上什么票房。”
  風格:多元化
  觀看了前兩幕的排練,對于圓明園被毀的歷史基本都濃縮在第一幕中,第二幕則是借用圓明園滲水事件對于當代社會環境與發展的矛盾關系而展開的大段辯論。雖然大量臺詞都是對于現今社會問題進行赤裸裸地揭露,但是由于對白中也加入了幽默彩鈴、超女等時尚和搞笑的元素,并不會讓人覺得太過沉重和說教。
  這次將在國家話劇院東方先鋒劇場上演《圓明園》到底會揭秘什么東西?將會把炮口朝向誰?
  六、關于綠色票價
  張廣天自編自導的新作《圓明園》即將上演,這部戲從開始在張導演博客中小肆宣傳,到戲劇《圓明園》官方網站的建立,再到今天東方先鋒劇場門口三副巨大型海報板上摁釘地一貼……整個過程就像張大導要完成一套邏輯性極強的拳術,從起勢到表演都已經用層層詭秘(到底到底是誰毀的?!)吸引住別人的眼球了,就等著坐享觀眾掏錢買票的場面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票務銷售方給《圓明園》定了個統一價,一律九十(學生票只有三十)。且不說這是不是為了順應出品方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的“綠色”意圖而定的“綠色”票價,只從一個單純的戲劇觀眾立場看,這個統一票價的決策是值得人深思的。在近來演出市場左一個“戲劇季”,右一個“國際交流”貌似繁榮的表象下,票價的制定也越來越離譜。根據我的觀戲經驗,除國外劇團和大劇場演出,單說小劇場本土作品,動輒就走“8”字路線:80,180,……480,580,碰上個愛情劇,再整個情侶或家庭套票系列……其實,小劇場話劇坐在第一排和最后一排到底能有多大區別?每一排都隔著同樣的行距,憑什么第十排跟十一排就差出一百塊錢來?價定得越來越高,戲劇卻顯得越來越不值錢了,使人不得不問:憑什么為戲劇掏錢?記得某雜志曾經專門從戲劇制作人角度對此問題進行探討,但我認為只有把這個問題拋向所有觀眾,才算真正有所價值——觀眾為什么要管你一部戲怎樣運作、制作人為什么投資?觀眾只負責看戲、審查戲,所以,要想發展戲劇,就要明白我們觀眾(而不是制作人)憑什么為戲劇掏錢。
  能有多少人毛毛雨似的花幾百塊在一部兩個小時的戲上?不要說做戲劇難,你們要活,觀眾也要活,為什么不能脫離沉重的抱怨而代之以“你快樂,我快樂”的游戲態度呢?我走進劇場,不管戲是悲是喜,出來時總不希望沉浸在昂貴卻不值的票價里而徹夜失眠吧?
  不敢說張廣天這次《圓明園》能否用90元告訴我們憑什么為戲劇掏錢,起碼他走了這一步,對于價碼日益猖狂的演出市場,倡導綠色票價已經迫在眉睫。
  
   11选5预测

友情鏈接